搜索

专注18年  进益求精  打造行业竞争力

欢迎浏览北京城信顺兴气体原料销售有限公司官网!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北京城信顺兴气体原料销售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090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北京市大兴区长子营镇北蒲洲营村东300米
客服热线:010-80266021
联系手机:潘小姐13311516012  
                 文先生13601332716
联系电话:010-80265569
Email:
346731129@qq.com

扫描查看手机网站

>
>
>
徐克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康复期患者最好接受氢氧气吸入治疗

徐克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康复期患者最好接受氢氧气吸入治疗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04
【摘要】:
当前,举国上下正积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据了解,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医院即将开展“氢氧气雾化机用于改善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症状的多中心、随机、平行对照研究”,广受赞赏。对此,南方网再访临床氢医学研究专家徐克成教授。   01      类似研究提供证据改善症状充满信心 南:徐教授,9天前您说期待氢氧气雾化机早日获得国家审批。如今您的期待已经实现。网上披露广州医科大学一附院和广州第八人民医院、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开展应用氢氧气雾化机改善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新冠肺炎)症状的多中心临床试验,受到许多网民的欢迎和期待。作为临床氢医学研究专家,您对这个试验有怎样的期待? 徐:我十分高兴,充满信心,预期这个试验一定会成功,因为在去年《呼吸》(Respiration)杂志上已发表了广州医科大学一附院呼吸疾病研究所一篇文章“BreathingHydrogen-OxygenMixtureDecreasesInspiratoryEffortinPatientswithTrachealStenosis”(呼吸氢氧混合物减少气管狭窄患者的吸气量)。这是一项前瞻性自我控制研究。他们连续招募了35例严重急性气管狭窄患者。在4个连续的呼吸步骤中,患者先后吸入空气15分钟、氢氧气(H2-O2)混合气(每分钟6 升,H2:O2=2:1)持续15分钟、氧气(每分钟3L) 15分钟、用H2-O2 120分钟。结果非常清楚地显示:吸入氢氧气混合气可以有效地减少急性严重气管狭窄患者的呼吸阻力,增加吸气量。 南:武汉有位进入恢复期的患者,虽然病毒核酸检测转为阴性,但患者仍有呼吸困难,离不开氧气。您认为如果吸入氢氧气混合气,是否可以获得改善? 徐:昨天我也看到那位患者的自诉了, 我很为他焦急。他是一位医生,目前离不开氧气瓶。希望这些康复期患者,能尽早接受氢氧气吸入治疗。相信钟南山院士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去年我和钟院士交谈中,他曾说,根据他们的试验,氢气对改善气道尤其下呼吸道阻塞有特殊作用。他比较了氮、氦和氢。临床上吸氧治疗,除了吸入氧,还有氮气。氮可作为“载体”,将氧送入气道深处。为了改善氧吸入效果,有人用氦气代替氮气,因为氦气的分子量小于氮气,可将氧带入支气管的更深部。氢的分子量比氦气更小,因此同时吸氢,可以更有效地将氧带入肺内。当前新冠肺炎的病变主要在下呼吸道,在病理上与其他原因引起的损害具有相似性,因此如果在治疗新冠肺炎时使用氢氧气雾化机,很有针对性。 南:记得去年6月1日您的新书《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发布会上,钟院士在视频发言中谈到他们正在做严格的对照试验,可能就是向国家药监局申报氢氧气雾化机所依据的多中心双目随机对照研究(RCT)。研究主要目的是控制“急性发作”。这个研究结果适用于当前的新冠肺炎吗? 徐:我相信钟院士的判断,他是临床氢医学的创始人。早在2014年,他就接触了氢”。他们所完成的RCT ,是全世界第一份将“氢气(氢氧气)吸入”用于临床的多中心研究。作为一位一直没有脱离临床一线的医学专家,钟院士始终对氢气在临床疾病治疗中的作用,抱有信心。3年前,他就在一次会议发言中认为:“氢分子医学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发展前景,特别对胸肺疾病,吸入氢气可以通过抗氧化,消除炎症。”他建议开展氢气吸入对三大呼吸系统疾病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支气管扩张和支气管哮喘治疗的研究。据网上披露,这次开展的氢氧气改善新冠肺炎的研究,在不到10天就已部署完成。相信这离不开钟院士的决断。 南:最近科技部发文,希望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钟院士的研究都是直接造福人民,而且特别有创意。 徐:氢气生物学和氢医学十分年轻,在绝大多数人包括医学界都不相信不理解情况下,钟院士最早地将氢气引入临床研究,并大胆预言“氢气可将疾病的治疗往前移”,不仅改善症状,还有“对因治疗作用”。他说:“做任何事,都要实实在在。要多做对人民健康有实际好处的事。”中国医学界出的论文不少,大部分是“紧跟”。真正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造福人民,又是独创、具有中国品牌的人,不多。我一直主张作为医生,开展的治疗性研究要“ABC”,就是适用(A,Applicative)、简单(B,Brief)和价廉(C,Cheaper),看来还要加上一个“C”,就是创新(Creative)。研究者一定要有家国情怀。发明青蒿素治疗疟疾的屠呦呦和发明维甲酸治疗白血病的王振义,是这样的人。钟院士开创临床氢医学,未来会造福很多人。他应该是这样的专家。 南:2003年抗击“非典”,这次抗击新冠肺炎,钟院士之所以发挥关键性作用,就在于他讲真话。 徐:这是我十分尊敬他的地方。也很感谢他,我本人对氢医学发生兴趣,实际上源于钟院士一句话:氢气有益健康,“这是真的”。去年4月份,我的新书出版前,我请他写个序言。他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让我将全部书稿打印送他阅读。足见他的认真。   02      主用恢复期消除残病变改善肺功能防治后遗症 南:您研究氢气的临床应用也有好几年了,那您对氢气用于新冠肺炎有什么建议? 徐:根据我对在其他原因引起的类似肺病变患者的观察,我认为对于中、重症恢复期新冠肺炎患者,可能更适用。以往SARS治疗的经验显示,这些患者虽然核酸检测阴性,但肺内炎症的消失和肺功能改善,常需要一段时间,甚至有的留下后遗症,多年不愈。主要原因是病毒引起的炎症慢性化,进而引起纤维化。氢气吸入一方面可以抗氧化,消除炎症,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氢分子的物理性“携带”作用,增加氧气摄入,从而防治这些后遗症。必须注意:不宜吸入纯氢,因可导致低氧。 南:您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徐:最近我们要发表一篇文章,报告58例进展期肺癌吸氢后康复的结果,发现70%以上咳嗽、气急都改善。给你讲个故事吧。一年以前,一次我讲课,刚结束,突然有个60多岁的老人走到我面前,毕恭毕敬向我三鞠躬,说我救了他的命。这位患者有40年慢性阻塞性肺病、哮喘史,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经常反复感染和发作而住院抢救。他在我们的工作室接受免费吸氢(氢氧气),一个星期就开始好转,一个月后可以“赶汽车”。他连连感谢我,我说你要感谢氢医学,感谢钟南山院士,他是氢气治疗呼吸系疾病开创者。   03      严格考验安全至上坚持创新不断实践 南:谈治疗离不开设备。上次访谈您推荐上海一家公司生产的氢氧气雾化机。现在知道这家公司就是“上海潓美”。使用几年了,您一定对这种机器和这家公司很有感情? 徐:很感恩。我在广州的“广东省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有两个体验中心,装备了几十台氢氧气雾化机,免费提供给癌症协会会员和社会上亚健康人士。必须说明:不是“治疗”,而是用于“保健”“康复”“体验。我每次去到工作室,正在体验的人几乎全部涌上来,就像上面讲的那位老人那样,表示感谢。作为一个医生,我收获了太多快乐!此时,我的内心总是充满感激:是氢氧气雾化机成就了我工作室的“关爱健康”。 南:我查了,潓美的机器是全世界第一部能大流量提供氢氧气混合气体的设备。做“第一”,一定是十分艰难的过程。使用一种人们不了解的产品,我可以想象,您心中也一定很“煎熬”。 徐:谢谢理解。但我坦然,因为我将“真”作为我为人为事的原则。我有一个习惯,做事要亲历亲为。随访病人要自己去,接受一个设备也要亲眼目睹。例如,一谈到氢,就想到燃烧、爆炸。为了证明氢氧气雾化机的安全性,我去看了潓美的“点火试验”。几十台机器一字排开,全部开启,有氢氧气排出。机器上面放了蜡竹,全部点着。再用电子点火器在氢氧气排气口点火,只听到“啵啵”声音,没有燃烧,更没有爆炸。我问他们怎么敢做这样的“极端”试验?公司董事长林信涌先生拿出电脑,向我显示了他们在国内外获批的150多个专利,其中三分之一是发明专利,而且主要是有关安全性。他感慨的说:“徐教授,九年了,干的主要就是保安全!” 南:氢气设备的安全确实是大家最关心的。当然这种“极端试验”在实际应用中不可能存在的。 徐:医疗设备要用到“人”,安全是最大事。做医疗设备的研究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发明家的情怀和智慧,企业家的坚持和舍得,医学家的追求和创新。林信涌先生本是一位从事自动化设备研制的睿智的企业家。十年前,他患了两种癌症,带着“再光中兴业,一洗苍生忧”的情怀,也为自己,他找到“氢”,于是一干就是九年。每讲到此,他总流下泪,说“耗尽家财和心血,虽九死犹未悔”。这次抗击新冠肺炎,据说林先生的公司已向武汉送去几十台氢氧气雾化机。 南:那太好了,希望武汉的患者,尤其康复期,能及时用上这种设备。徐教授。顺便问一句:您会继续研究“氢气控癌”吗? 徐:当然。研究的设备获国家批准,我们会有条件进行更多临床试验了。虽耄耋之年,但“壮心未与年俱老”,作为一个“平民专家”,能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足矣。 (本文源自南方网,本公众号发表前曾征求徐克成教授意见,由其亲作修改。) 专家介绍 徐克成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名誉主席,国际临床氢医学学会主席。2012年获卫生部白求恩奖章,2014年获中宣部“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当前,举国上下正积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据了解,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医院即将开展“氢氧气雾化机用于改善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症状的多中心、随机、平行对照研究”,广受赞赏。对此,南方网再访临床氢医学研究专家徐克成教授。

 

   

01


        

 

类似研究 提供证据

改善症状 充满信心

 

南:徐教授,9天前您说期待氢氧气雾化机早日获得国家审批。如今您的期待已经实现。网上披露广州医科大学一附院和广州第八人民医院、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开展应用氢氧气雾化机改善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新冠肺炎)症状的多中心临床试验,受到许多网民的欢迎和期待。作为临床氢医学研究专家,您对这个试验有怎样的期待?

 

徐:我十分高兴,充满信心,预期这个试验一定会成功,因为在去年《呼吸》(Respiration)杂志上已发表了广州医科大学一附院呼吸疾病研究所一篇文章“Breathing Hydrogen-Oxygen Mixture Decreases Inspiratory Effort inPatients with Tracheal Stenosis”(呼吸氢氧混合物减少气管狭窄患者的吸气量)。这是一项前瞻性自我控制研究。他们连续招募了35例严重急性气管狭窄患者。在4个连续的呼吸步骤中,患者先后吸入空气15分钟、氢氧气(H2-O2)混合气(每分钟升,H2O2 = 21)持续15分钟、氧气(每分钟3 L 15分钟、用H2-O2  120分钟。结果非常清楚地显示:吸入氢氧气混合气可以有效地减少急性严重气管狭窄患者的呼吸阻力,增加吸气量。

 

南:武汉有位进入恢复期的患者,虽然病毒核酸检测转为阴性,但患者仍有呼吸困难,离不开氧气。您认为如果吸入氢氧气混合气,是否可以获得改善?
 
徐:昨天我也看到那位患者的自诉了我很为他焦急。他是一位医生,目前离不开氧气瓶。希望这些康复期患者,能尽早接受氢氧气吸入治疗。相信钟南山院士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去年我和钟院士交谈中,他曾说,根据他们的试验,氢气对改善气道尤其下呼吸道阻塞有特殊作用。他比较了氮、氦和氢。临床上吸氧治疗,除了吸入氧,还有氮气。氮可作为“载体”,将氧送入气道深处。为了改善氧吸入效果,有人用氦气代替氮气,因为氦气的分子量小于氮气,可将氧带入支气管的更深部。氢的分子量比氦气更小,因此同时吸氢,可以更有效地将氧带入肺内。当前新冠肺炎的病变主要在下呼吸道,在病理上与其他原因引起的损害具有相似性,因此如果在治疗新冠肺炎时使用氢氧气雾化机,很有针对性。
 
南:记得去年61日您的新书《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发布会上,钟院士在视频发言中谈到他们正在做严格的对照试验,可能就是向国家药监局申报氢氧气雾化机所依据的多中心双目随机对照研究(RCT)。研究主要目的是控制“急性发作”。这个研究结果适用于当前的新冠肺炎吗?
 
徐:我相信钟院士的判断,他是临床氢医学的创始人。早在2014年,他就接触了氢”。他们所完成的RCT ,是全世界第一份将“氢气(氢氧气)吸入”用于临床的多中心研究。作为一位一直没有脱离临床一线的医学专家,钟院士始终对氢气在临床疾病治疗中的作用,抱有信心。3年前,他就在一次会议发言中认为:“氢分子医学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发展前景,特别对胸肺疾病,吸入氢气可以通过抗氧化,消除炎症。”他建议开展氢气吸入对三大呼吸系统疾病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支气管扩张和支气管哮喘治疗的研究。据网上披露,这次开展的氢氧气改善新冠肺炎的研究,在不到10天就已部署完成。相信这离不开钟院士的决断。
 
南:最近科技部发文,希望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钟院士的研究都是直接造福人民,而且特别有创意。
 
徐:氢气生物学和氢医学十分年轻,在绝大多数人包括医学界都不相信不理解情况下,钟院士最早地将氢气引入临床研究,并大胆预言“氢气可将疾病的治疗往前移”,不仅改善症状,还有“对因治疗作用”。他说:“做任何事,都要实实在在。要多做对人民健康有实际好处的事。”中国医学界出的论文不少,大部分是“紧跟”。真正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造福人民,又是独创、具有中国品牌的人,不多。我一直主张作为医生,开展的治疗性研究要“ABC”,就是适用(AApplicative)、简单(BBrief)和价廉(CCheaper),看来还要加上一个“C”,就是创新(Creative)。研究者一定要有家国情怀。发明青蒿素治疗疟疾的屠呦呦和发明维甲酸治疗白血病的王振义,是这样的人。钟院士开创临床氢医学,未来会造福很多人。他应该是这样的专家。
 
南:2003年抗击“非典”,这次抗击新冠肺炎,钟院士之所以发挥关键性作用,就在于他讲真话。
 
徐:这是我十分尊敬他的地方。也很感谢他,我本人对氢医学发生兴趣,实际上源于钟院士一句话:氢气有益健康,“这是真的”。去年4月份,我的新书出版前,我请他写个序言。他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让我将全部书稿打印送他阅读。足见他的认真。

 

   

02


        

 

主用恢复期 消除残病变

改善肺功能 防治后遗症

 

南:您研究氢气的临床应用也有好几年了,那您对氢气用于新冠肺炎有什么建议?

 

徐:根据我对在其他原因引起的类似肺病变患者的观察,我认为对于中、重症恢复期新冠肺炎患者,可能更适用。以往SARS治疗的经验显示,这些患者虽然核酸检测阴性,但肺内炎症的消失和肺功能改善,常需要一段时间,甚至有的留下后遗症,多年不愈。主要原因是病毒引起的炎症慢性化,进而引起纤维化。氢气吸入一方面可以抗氧化,消除炎症,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氢分子的物理性“携带”作用,增加氧气摄入,从而防治这些后遗症。必须注意:不宜吸入纯氢,因可导致低氧。

 
南:您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徐:最近我们要发表一篇文章,报告58例进展期肺癌吸氢后康复的结果,发现70%以上咳嗽、气急都改善。给你讲个故事吧。一年以前,一次我讲课,刚结束,突然有个60多岁的老人走到我面前,毕恭毕敬向我三鞠躬,说我救了他的命。这位患者有40年慢性阻塞性肺病、哮喘史,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经常反复感染和发作而住院抢救。他在我们的工作室接受免费吸氢(氢氧气),一个星期就开始好转,一个月后可以“赶汽车”。他连连感谢我,我说你要感谢氢医学,感谢钟南山院士,他是氢气治疗呼吸系疾病开创者。

 

   

03


        

 

严格考验 安全至上

坚持创新 不断实践

 

南:谈治疗离不开设备。上次访谈您推荐上海一家公司生产的氢氧气雾化机。现在知道这家公司就是“上海潓美”。使用几年了,您一定对这种机器和这家公司很有感情?
 
徐:很感恩。我在广州的“广东省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有两个体验中心,装备了几十台氢氧气雾化机,免费提供给癌症协会会员和社会上亚健康人士。必须说明:不是“治疗”,而是用于“保健”“康复”“体验。我每次去到工作室,正在体验的人几乎全部涌上来,就像上面讲的那位老人那样,表示感谢。作为一个医生,我收获了太多快乐!此时,我的内心总是充满感激:是氢氧气雾化机成就了我工作室的“关爱健康”。
 
南:我查了,潓美的机器是全世界第一部能大流量提供氢氧气混合气体的设备。做“第一”,一定是十分艰难的过程。使用一种人们不了解的产品,我可以想象,您心中也一定很“煎熬”。
 
徐:谢谢理解。但我坦然,因为我将“真”作为我为人为事的原则。我有一个习惯,做事要亲历亲为。随访病人要自己去,接受一个设备也要亲眼目睹。例如,一谈到氢,就想到燃烧、爆炸。为了证明氢氧气雾化机的安全性,我去看了潓美的“点火试验”。几十台机器一字排开,全部开启,有氢氧气排出。机器上面放了蜡竹,全部点着。再用电子点火器在氢氧气排气口点火,只听到“啵啵”声音,没有燃烧,更没有爆炸。我问他们怎么敢做这样的“极端”试验?公司董事长林信涌先生拿出电脑,向我显示了他们在国内外获批的150多个专利,其中三分之一是发明专利,而且主要是有关安全性。他感慨的说:“徐教授,九年了,干的主要就是保安全!”
 
南:氢气设备的安全确实是大家最关心的。当然这种“极端试验”在实际应用中不可能存在的。
 
徐:医疗设备要用到“人”,安全是最大事。做医疗设备的研究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发明家的情怀和智慧,企业家的坚持和舍得,医学家的追求和创新。林信涌先生本是一位从事自动化设备研制的睿智的企业家。十年前,他患了两种癌症,带着“再光中兴业,一洗苍生忧” 的情怀,也为自己,他找到“氢”,于是一干就是九年。每讲到此,他总流下泪,说“耗尽家财和心血,虽九死犹未悔”。这次抗击新冠肺炎,据说林先生的公司已向武汉送去几十台氢氧气雾化机。
 
南:那太好了,希望武汉的患者,尤其康复期,能及时用上这种设备。徐教授。顺便问一句:您会继续研究“氢气控癌”吗?
 
徐:当然。研究的设备获国家批准,我们会有条件进行更多临床试验了。虽耄耋之年,但“壮心未与年俱老”,作为一个“平民专家”,能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足矣

 

(本文源自南方网,本公众号发表前曾征求徐克成教授意见,由其亲作修改。)

 

专家介绍

 

徐克成

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名誉主席,国际临床氢医学学会主席。2012年获卫生部白求恩奖章,2014年获中宣部“时代楷模”荣誉称号。